欢迎来到明光市新闻网!
投稿邮箱:ahmgxww@163.com
当前位置首页 > 新闻 > 社会

【安徽】省医保局:药品降价一小步 百姓健康一大步

字体【 来源:安徽新闻网 日期:2020-10-27作者:安徽新闻网 阅读次数:

当中国向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越走越近,全民健康,成为保障和改善民生的一道新课题。

明者因时而变,知者随事而制。安徽省医保局从2019年12月份开始执行第一批“4+7”试点扩围的25种药品,并在全国率先开展未过评的抗菌药物带量采购。

以量换价、四价联动……安徽省医保局把降低药价作为深化医改的“突破口”,打出一套“组合拳”,让众多曾经高高在上的药品变成“白菜价”,惠及百姓。

如今安徽省实施集中带量采购政策近一年的时间,百姓得到实惠了吗?药企获利了吗?降价之后,药品质量如何保证?近日,人民网安徽频道专访安徽省医保局党组书记、局长金维加,探究安徽省药品集中带量采购是如何做到全国领先,并且究竟带来了哪些变化。

用量换价格

家住安徽省黄山市张国民,2015年查出来患有心血管疾病后,从此他每天都要服用苯磺酸氨氯地平。今年年初,他再去拿药时发现,吃了五年的药,忽然降价了。

他翻出账本告诉记者,以前每片1.25元,一年下来,光是药费要400多块钱,“但是现在每片只要五分钱,一年的药费仅20块钱,只有过去的零头那么多了,省下了不少钱呢。”张国民说。

药价的断崖式下降,源自于安徽省从2019年12月开始推行的“带量采购”新政策。

“简单地说,带量采购可以理解为大型‘团购’。”金维加解释道,省医保局通过巨大的市场用量,以超级团购的巨大优势,换来重大疾病治疗药品的优质低价。

安徽省从去年12月开始执行第一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带量采购的25种药品,第一批中选药品在安徽省落地后,同通用名药品的生产企业主动申报下调134个药品采购价格,平均降幅38.3%,最大降幅97.4%。

今年5月份,第二批国家集中带量采购的32种药品正式落地安徽,中选药品平均降价幅度达53%。

金维加告诉记者,经测算,安徽省执行两批集采的中选结果后,年度节约采购费用约12.8亿元。

降价不降质

记者梳理降价药品的目录发现,有些中选药品价格低至1毛钱、1分钱。药品降价,药品质量是否依旧可靠?

对此,金维加信心十足地说,在药品销售价格中,生产企业的生产成本和合理利润,仅占了较小的部分。因此,这些中选药品价格大幅度下降后,挤掉的主要是流通环节的“水分”,中标后不影响企业发展。

虽然一切为了降低药价,但是在金维加看来,保证药品质量远比药品降价更重要。

“我们可以做对100次、1000次,但是不能做错1次,因为这些药都是用在老百姓身上,没有犯错的余地。”金维加说。

所以在谈判过程中,安徽省医保局要求中选药品厂家做出相应法律承诺,明确生产企业是保障质量和供应的第一责任人,并规定中选企业出现质量和供应问题应承担的责任。此外,药品价格不能恶意低于药品成本价,避免偷工减料。

“我们还会不定期听取临床专家的建议,反馈中标药品使用情况,对其进行抽查。”金维加称,安徽省医保局始终加强对中选药品质量的关注,监督企业稳定药品质量,确保降价不降质。

抵制变接受

去年7月,国办印发了《治理高值医用耗材改革方案》。安徽作为国家医保局确定的首批招采改革试点省份,随即开展省属医院高值耗材带量采购试点,最终经过谈判,第一批中选的脊柱类、人工晶体类产品,分别平均降价53.4%、20.5%。

金维加坦言,谈判的过程,并非一帆风顺,起初很多企业对带量采购持抵制态度,而主要的疑问在于降低后是否能够保证采购量。

因为,在过去的招标采购中,价低者中标,但中标后医院也不一定采购,即使医院采购了,医生也不一定给病人用。此外,医院进了药品耗材后,迟迟不给回款,企业财务成本增加,也是普遍现象。

“带量采购的政策,并不是一味的砍价。如果药品耗材降价了,而我们不确保中标药品、耗材的采购量,不做好对医药企业的服务,那么就会失去合作基础,带量采购的政策也很难推行下去。”金维加说。

为此,安徽省医保局在带量采购中,不仅约定了采购量,更约定了三个月的回款周期。为了保证及时回款,安徽省医保局还会提前预付资金给医院,并且对医院采购中标的药品、耗材实施单独清算,鼓励医疗机构优先采购与合理使用中选产品,防止医疗机构“招而不用”。

让金维加感到欣慰的是,截至今年7月底,第一批中选的两类产品采购数量同比平均增幅484.5%,单品最大增幅超77倍,取得了使用量稳步增长、节约费用持续增加的“双增”成效。

现在,越来越多的进口药品、耗材生产企业逐渐认识到改革已是大势所趋,对带量采购的态度从抵制转向接受。过去药企在推广药品中遇到的难题,在带量采购的政策下都迎刃而解。

改革啃硬骨

改革有风险。尤其是削减有关方面既得利益、增加责任的改革,向来不易。

“一些机构一开始不理解,但我们坚持下来了。”金维加说,建章立制、堵塞漏洞的过程有时候是“甘冒风险”的,但要想有所作为,就势必要有所突破。

他回忆,在决定实施带量采购政策的时候,“干或不干”“早干或晚干”“干多或干少”“干什么和不干什么”,是决策者必须面对四个原则性问题,若一步走错,将满盘皆输。

因此,改革需智慧。高值医用耗材价格虚高由来已久,但也不是不可打破的坚冰。金维加表示,从安徽实践看,只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,勇于担当,就能够破解这四大难题。

“每一次探索与尝试、拉锯与博弈,虽然艰难地迈出一小步,但都是解决看病难、看病贵的一大步。”金维加说。

如今,带量采购取得初步成效,但是治理药品耗材价格虚高,不能仅通过带量采购让价格“一降了之”,关键还要做好“后半篇”文章。

“这是利益的重新调整,是持续‘刀刃向内’的改革,非常艰难,但改革不能怕啃硬骨头。”金维加坚定地说。

下一步,安徽省医保局将继续完善采购机制和配套措施,协同财政、市场监管、税务等部门在药品耗材生产、采购、配送和质量监督等各环节相互配合、优化服务,最终营造诚信法治的市场环境,筑牢百姓的健康屏障。

一个更公平可及、更合理有序的“健康安徽”,已经清晰。


原文地址:http://ah.people.com.cn/n2/2020/1026/c358266-34374407.html